廣東校園文學網

首頁 > 文摘 > 風雨情緣

風雨情緣

  • 文字的救贖

    文字的救贖文/邱杰雄落幕,寒冷被驅逐灰塵,迷霧,在空中逐漸窒息替太陽燃燒之后,枯萎的日子埋入泥土將一只流浪狗的自由販賣白天,如果可以連同玫瑰和殘疾的呼吸請澆上一壺清凈的空氣 舊事和一根香煙,在隕落前是一樣的遐想的夢境沉睡的森林那些游魚、流云、螞蟻和我在為自己自圓其說的時候時間,已在血液里堵塞而亡 今天,只做一件事將前后兩天清洗干凈,下廚,溫火拌上理性和感性的醬料熬至甜美、酥軟送給情人和不安的嘴唇 黎明之前,飛鳥的嗷叫還是狗吠同樣撕扯著我的傷口一只螞蟻從非洲來到中國邊境就好比我在秩序井然的文字里找到救贖是同樣的欺騙一個對自己,一個對自己以外 春天,在我懷里枯黃戴口罩的人兒,受到脅迫和恐嚇。陽光跌落大海在大海里生育,生命在命運里翻騰,或擱淺燈管里的白,照亮被晚風劃傷的痛一抷黃土,落不盡世事無常 別向我索取陽光和星辰我的身體是我的囚籠,干涸的思想是我唯一的解藥稚嫩的年華,是我不易撬動的鎖請告訴命運的主今晚過后,我不再是你虔誠的信徒 死亡,一個不再顫抖而寫出來的詞三月的蕭條將我的回憶抽打,淚水被趕往寂寥的荒漠每一滴隱隱作痛的淚水溢出就有一粒沙堵在我失聲的喉嚨 蒼蠅的吵叫,是我犯罪的源頭黯然的火變得紅艷,熱烈連著空氣一同燃燒,蔓延直至我心安理得的替自己脫罪和安慰 房子,三層。爸媽,我,弟、弟媳日子,三層。廚房,臥室,大門生活,兩層。精神,物質我,一層。你 曾過于自信的想要索取肯定不惜碰撞、傷害,甚至將血液流放將疼痛熬煮一顆火苗,可以在一瞬間熄滅一顆心,也可以一瞬間墜落

    2020-05-21 11:02:55 作者:邱杰雄 來源:青年作家
    • 0
    • 241
  • 你找誰?

    你找誰?文/陳梓菁我給故事開個頭,祝你溫眠好夢。今天閑來無事,我在給店里打掃的時候,偶然找到一本相冊,里面的第一張照片是我開店的第一個客人?!澳愫?,我想找人?!惫媚锏卣f到?!罢垎柲艺l?”“我……我也不知道。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我開始不會喜歡人了?!蔽铱戳艘幌鹿衽_上的水晶球,決定遞給她一杯冰可樂。姑娘在讀大學的時候,基本上每天下午都會坐在操場上,眼神放空,開始發呆。她并不感到孤單,因為有夕陽陪伴。操場旁邊的籃球上,有個男孩注意她很久了,畢竟打球的時候,有個漂亮姑娘一直盯著自己的方向看,肯定是青春!是荷爾蒙!為此男孩常常大秀球技,企圖表現一下自己。故事的開始往往源自誤會,有天姑娘打開手機聽歌軟件,一邊放《粉紅色的回憶》一邊發呆時,男孩瞬間腦補了一場校園暗戀、暗示表白的情節,于是他去學校超市買了瓶冰可樂,走到姑娘身旁坐下?!澳愫?,能幫我開一下瓶蓋嗎?我擰不開?!蹦泻M臉真誠的把可樂遞過去?!澳闶俏乙娺^的第一個會開瓶蓋的女孩子?!薄澳闶窃诳凑l打籃球嗎?”“你喜歡哪個籃球明星呀?”這是個什么品種的直男?姑娘內心想著。話雖如此,可是防不住姑娘有顆愛瞎扯的心,于是接下來的發展就有意思了?!拔以诳茨莻€老師,”姑娘指了指籃球場上的某個身影,“傳說這個老師啊,年輕的時候特帥,堪比金城武,當年被星探發現,想請人家去拍戲,老師愣是沒答應,因為有一顆教書育人的心……”男孩順著姑娘指的方向,看了眼頭發稀疏的老師,感嘆到:“原來‘聰明絕頂’是真的?!蹦阏f后續有故事嗎?有;有愛情嗎?有;有婚紗嗎?沒有了,心里的小鹿亂撞,撞到別人心坎上了。時間一到,姑娘醒來了。她給收藏了這段回憶的瓶子起名,叫“和解”。[獨木舟寫過一句話:年輕時你做了一個決定,要把生命獻給愛情。后來你沒死,年輕替你抵了命。]咚咚咚。今天的客人來了?!拔乙恢庇袀€遺憾,我想再見見我的姐姐”。男人穿著端莊大氣,看著是個成功人士,只是說話時神情落寞,這個遺憾,想必有點沉重。我拿起餐飲單,想找一杯與男人相對應的飲品,可是餐飲單對于他的時候,卻顯示出一片空白。我還是給了他一杯涼白開。那是20世紀六十到80年代的事了。男人出生在一個小農村的普通人家里,兄弟姐妹六個人,他排行第四。重男輕女的思想在那會,是很常見的。家里沒有田地,母親不愛勞作,父親便是去幫別人剃發,賺點兒小錢。二哥是父母親最疼愛的孩子,因為他會去別人家里幫忙,弄點兒菜回家吃,這便是有出息的??墒嵌缙獠缓?,愛打人。三姐是二哥的出氣筒,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被打罵已成為她的日常,無法反抗。跟奶奶說吧,女孩子就是賠錢貨,平時不辱罵三姐就不錯了。跟父母說吧,二哥是哥哥,打你就是為了教育你,那他打你幾下怎么了? 十幾歲的三姐,為了早日脫離這個家,便早早的自己找了夫家,打算過陣子就把自己嫁出去。(村子里,只要有辦酒席,那就當是結了婚,有沒有結婚證不重要。)雖然當時男人年紀不大,可也外出打工了,不著家,再等他回家時,家里早已沒有了三姐這個人。很久以后才知曉三姐的去向吧,她沒走遠,身體被草席卷起來了而已。男人悄無聲息的流下了眼淚,滴在杯子里,與水融合。[這個世界,有的人總需要漫長的時間,來與過去告別。]男人剛離開后,有一位客人悄悄地,進了我的店。這是位特殊的客人,她沒有影子,看著約莫十五六歲吧,可惜了。餐飲單對于她,依舊顯示出一片空白,好的,一杯涼白開,謝謝。她叫阿玲,十六歲,其實已經去世幾十年了,但年齡一直停留在了生前最后一刻。歲月對于某些事物,確實是會繞道走的。阿玲是生活在20世紀六十到80年代的人,家里三世同堂,那會還沒有計劃生育的政策,所以家里兄弟姐妹較多。上學是什么感覺???阿玲沒有體驗過,長輩說女孩子沒這個必要,就算了。那個年代里是很難找到一份工作的,除非找關系,阿玲這戶出了名窮人家,誰愛跟他們有關系???于是阿玲便自己每日在家里做家務,給大家準備飯菜。如若無事可做,便要小心二哥對自己隨時的拳打腳踢了。那是長輩都默許的事情。這種家暴持續了好些年,終于,十六歲的阿玲用攢了多年的勇氣,毅然決然地喝下了農藥,此后,她人生的鐘表便被打碎了,不再行走。后續也沒人責怪過二哥,村民們知曉小姑娘自殺的原因,但村子里的人多少都沾親帶故的,也不好說什么,大家商量后,草草將阿玲的尸體卷進草席了,半夜帶走埋了罷了。人間是個好地方,可下輩子不要再來了。阿玲拿著紙條剛打算離開,又突然想起來一個事,轉身道:“我進來的時候,剛出去的那個男人,看著好眼熟啊?!?

    2020-05-21 10:59:23 作者:陳梓菁 來源:青年作家
    • 0
    • 269
  • 我有我天堂

    我有我天堂文/楊舟子 我一直生活在天堂只是我疏忽了清掃讓它變得猶如地獄又猶如人間今夜,無需眠我拿起了角落里的掃把像最勤快的家庭主婦來清掃自己的家園 發絲里的記憶與悔恨雙目里的希望與失望嘴巴里的酸甜苦辣耳朵里的喧囂浮華這些我統統掃掉還有,大腦里的執念心室里的欲望肺腔里的嗔怨腸道里的糾結均一一洗滌 今夜,無需眠在軀體的最中央,我有我天堂

    2020-05-21 00:28:13 作者:楊舟子 來源:詩集《軀體之光》
    • 0
    • 255
  • 低頭間,風吹麥浪

    低頭間,風吹麥浪文/王之慧入秋時節,看著秋葉飄零,我的悲秋情結如秋風般迎面吹拂而過。而我,想用一次遠行改變自己的心情,讓天籟般純凈美好的大自然洗滌我內心的煩躁和喧囂,讓寧靜的大自然給與我一種最原始、最堅定的力量。于是,我們開車前往有“小桂林”之稱的英西峰林。英西峰林位于清遠英德市三鎮處。上千座山峰各個分開,卻能連綿萬里。清溪穿繞而過,暗河流淌著奇彩,農家田園的淳樸氣息讓人頗感寧靜。清晨,千軍錯落有致的峰林蓄勢待發,等待著太陽司令的沙場秋點兵;萬畝整齊的良田清晰地倒影著潮紅色的天色,等待著天命降臨。這份雄偉壯闊讓人想起征戰的情景,仿佛聽到鑼鼓在耳畔“嘣嘣嘣”地擂響,旌旗在眼前“呼呼呼”飄揚。在天地的青山綠水間,金色的麥穗伴隨著山水延綿不斷,鋪成十里金色的畫廊。金色的麥穗就像一片金色的海洋。風吹麥浪,金色的麥穗海洋就卷起一層層金黃色的浪花,漸行漸遠。細看麥穗,它結出一顆顆飽滿的、金色的麥穗,但是卻從不抬頭,總是低著頭看著地面??墒?,這種低頭的態度讓它反而更容易適應環境,成群成片的生長著。麥穗雖然總低頭,但是沐浴著陽光的它總是精神抖擻,昂揚向上生長,那份自信與從容讓它光彩耀人。我不禁想或許人應該如麥穗一般:低頭做事,昂首做人。低頭是一種智慧。道家提倡“上善若水,處下不爭”。人只有把自己的姿態放低,低到深淵和低谷,才能不斷汲取山頂潺潺流下的溪水,獲得源源不斷的活水,而不容易枯竭。只有低頭,你才能看到藍天清澈的倒影,懂得山水的默默深情;你才能觸碰到陽光雨露的美好,聽到月色下曼妙的竹音。適時低頭不是自卑和懦弱,是看到自己不足后的自省,是能為別人成功歡欣鼓舞的善良。人只有不斷地否定自己,不斷地吸取教訓,才容易成長。人只有低頭,才有抬頭的機會。而麥穗低頭的姿勢和俯視的姿勢一樣,那是一份自信、謙和、成熟和睿智。魯迅先生說過:“真正的強者不是因為某件事而壯烈的死去,而是因為某件事而卑微的活著?!币驗楫斶^記者,我的雙眸里曾看到過一些因為利益糾紛而發生不愉快的事。他們僅僅注重眼前的利益,不注重長遠的利益。他們年輕氣盛,沒有想過退后一步,只是一味的向前攻擊,結果就是雙輸。他們爭強好勝,總以俯視的態度對待對方,而不愿去平視對方,甚至仰視對方。所以,低頭是對他人的一種尊重,是一種智慧,是一種風度,是一種修養。我認識了一個朋友。她溫柔隨和,看上去永遠不會生氣。原來,在與人交往時,她有意地避開利益交鋒。有一次,我看到有人指出她的問題。她不高興時眼睛是一眨都不眨的,臉色一沉,仿佛有一股黑色的旋風襲來??墒?,她最后是感謝別人指出她的問題。最關鍵的時候,她用理智主導大腦,永遠不把生氣時最傷人的話語說出口。后來,我才知道,她不是不會生氣,而是有意的克制,有意的低頭。她明白吵架永遠沒有贏家。吵架贏了,感情輸了。她如一縷春風,總能在經歷波濤洶涌后收獲云淡風輕。那是一份自信,相信自己能游刃有余地解決任何問題。這是時光賜予她的恩寵。當寬容和善良的光環籠罩著她時,她就像那片沐浴陽光的金色麥穗,永遠有很強的生命力和很獨特的魅力。這種魅力驚艷了一季的秋,成群成片的生長。楓林之秋,天籟般純凈美好的大自然洗滌我內心的煩躁和喧囂,寧靜的大自然給與我一種最原始、最堅定的力量。風吹麥浪,麥浪告訴我們低頭處事、昂首做人的智慧。麥穗低下頭,就成熟了;向日葵低下頭,就成熟了;人們低下頭,就成熟了?。ū疚恼陨⑽募对律褚簟罚?

    2020-05-21 00:11:35 作者:王之慧 來源:《月色竹音》
    • 0
    • 229
  • 憑曲解意(微詩組詩)

    憑曲解意(微詩組詩)文/盧靜云歸去來辭 我想在廢墟上種一個秋天溪流,菊影,月色為鏡一壺濁酒,蓄滿我的江湖終于安靜了,這呼嘯著的人間 普庵咒 紛繁的音聲喚起諸般顏色,落在大千世界的皺褶里,不辨虛實只有把菩提種在袈裟里的人,持著重復的普庵咒語,從斑斕中醒來 漁樵問答 誰在斧伐的故事里,傾訴巍然的高山誰用欸乃聲聲,應和月光和流水誰談古今一笑,讓風塵入了畫誰與浮云周旋,獨留下一身清白 鳳求凰 我在絲桐中輾轉反側,窺探著你的影你的天空,你的燦爛,無所不有的一切還有你的飛翔,屬于我的我的藍,我的愛,你終于循聲而來 憶故人 桂子秋香,又漫過江南的月走過瘦西湖畔的人,又吹起了笛又與誰約下了酒,又在風中寫成一闋詩剛剛開始想念,又忘了你的模樣 洞庭秋思 洞庭的秋,在七弦上流過,泠泠如深邃的藍,或月光賜予的悲歡沒有任何敘說可抵達水面沒有任何自由,比一葉扁舟遼闊 山居吟 比如天地為廬,草木可為衣比如風居住的時光,無謂輕重我枕著溪流,忘記了起初的發生忘記那不確定的人間,更無謂來去 良宵引 如是良宵,前所未有的靜只有漫天星辰,來自于你覆在墻上的熱烈,光與恩典,來自于你我俯首在此夜,最終的篤定,也來自于你 平沙落雁 夕照把我的陣營,連成沙洲你低旋,棲止,讓沾染的灰土碎了一地,熾熱終將被贖回而我的歌聲,終將為你重新綻放 陽關曲 我們輕易相信了酒,便輕易放過了那個欲言又止的清晨,陽關有相同的寂靜,空蕩蕩的,可見雁影已去時間結成了指尖的冰色,如我恒久的凝望 酒狂 我要這放浪的風雪,無休止的輪回我要這炙熱的荒原,鮮花遍地我要這酒,深入喑啞的人間我要天地同歡,爾后,獨自醒來 雙鶴聽泉 持續地,在空曠處蕩起回響泉水流過白云的胸懷,潺潺作聲冥思的雙鶴,等在光陰里很輕,很輕

    2020-05-20 23:35:01 作者:盧靜云 來源:青年作家
    • 0
    • 241
  • 我在海邊牽著塊糖

    明媚的陽光顯得刺眼,潮濕的海風從遠方吹來,濕熱的空氣中調配著復雜的氣氛。海邊似乎是個浪漫得無可救藥的地方,而我牽著塊糖走向那層層的海浪,任憑浪花敲打。滄海懸崖都在此,仿佛這兒就是天涯海角,如此那便是個值得許下一場海誓山盟的地方。在這并不高的晏鏡嶺上,矗立著的燈塔像塊望夫石,盼著歸人航歸,哪怕等來的只是日復一日的達達馬蹄聲。滿滿的繁星解不了近渴,往返的過客只好求助于獨自發亮的燈塔,海誓山盟則在此時不知所蹤。而我既不攀嶺獨見那燈塔,也不循環往復地去錯過,只是默默地、默默地牽著塊不大不小的糖慢慢地走向海浪。只因為——我怕那手里的糖再也經不住攀嶺的顛簸,也耐不住苦海的漂泊了,哪怕——終會去到那看起來遙不可及的彼岸。細膩的沙子從我的腳趾間流走,流不走的是有故事的貝殼。而無關緊要的少年故事也就這樣被我和糖無關緊要地踩在腳底下,我們試著一往無前。我緊握著糖,小心翼翼地保護,生怕它掉入海里。熾熱的手溫和潮濕的海風使糖漬穿過包裝紙直抵我的內心,使我一陣苦楚。那包裝紙既是最艷麗的保護,也是最糟糕的遮掩。它有光鮮亮麗的保護,而我呢?想要許下山盟,卻哽咽回了海誓。少年啊……已不知是何年了。我小心彎下身子,用另一只手捧起海水送進嘴里,皺眉吐出,咸苦無比。那會離開的,終究是會離開的呀。眼眸滾出淚珠,苦如海水,最終匯入滄海,也許千百年來就這樣成了苦海,渡過或側翻一帆又一帆的人兒。眺望遙遠的海平線,我看不到彼岸啊,請問這是因為陽光的刺眼,還是淚水模糊了眼眸啊……那會兒的我們啊,以為面朝大海,春就會暖,花兒就會開。我望了望手里捧著的糖,開始有點于心不忍。它原本可以四季如春,原本可以滑到極樂,可是我卻牽著來到了海邊,來到了天涯海角,卻無法許下海誓山盟。我突然傻笑幾聲,停下了腳步,不再逆風而行;我輕輕地張開捧著的手,剎那白發,不憶甜蜜;我轉身而走,盈眶依舊,而糖跌落海里,手卻依舊粘著糖漬……滄海未曾有過江湖,卻直教人相忘于江湖。我頓感解脫,深深松了口氣。猛然打了個冷顫!我忽然發現我一無所有了!我慌忙地彎下身子用手瘋狂地抓撈,摔爬著搜尋。我懊悔,我悔恨,我牽掛??!可就只是那么一瞬間,我卻再也找不回。我繼續發了瘋地尋找,卻是徒勞枉然。當初糖怎么就不抓住我的手,讓我別放棄,多加挽留我??!我看了看手上仍殘存的些許糖漬,默然……如果不是過客,也就不會錯過,哪怕失而復得??駸岬膼蹜?,不如克制的遠處喜歡。少年故事的終結,只殘留追憶。我祈求殘忍的海,送它到大洋的彼岸吧!在彼岸的那邊,有和熙的春風,也會有人把它輕握在手里,攏在懷里,輕吻在唇間,不再融化,不再失去。我雙手虔誠地捧起一碗海水,舌頭蜻蜓點水,記憶的苦海里有了一絲鮮甜。 (原載于《中國青年作家報》2019年02月19日第12版)

    2020-04-15 23:07:13 作者:何文欽 來源:《中國青年作家報》2019年02月19日
    • 0
    • 3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