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校園文學網

首頁 > 原創 > 小說·故事·奇幻

小說·故事·奇幻

  • 宇宙哥

    宇宙哥文/蔡欣彤高三時班里有位哥,人人都叫他宇宙哥。為什么叫他宇宙哥呢?因為他要統治全宇宙。為什么要統治全宇宙?因為他要實現宇宙人民共同富裕。宇宙哥有一副極具特色的嗓音,給人亮晶晶的感覺,如果你第一次聽,一定會讓你對生活充滿了希望。他永遠和藹可親,看誰都笑瞇瞇,似乎全天下都是他的子民。額頭很寬,胡子長到耳朵下面,和頭發一起把臉圍成一個圈。他也不剃,也許這是偉人的象征吧。他每天早早地在教學樓下的空地上拿著課本背書,但是聲音之大,成為學校的一道風景。所有人路過都看著他,所有人在教室內都聽得到他的聲音。大大的白襯衫校服歡快地飛著,他昂著頭,一只手叉腰,高高地挺著胸,他用胸腔發聲,所以他的胸肌極其發達地聳起。他為沉悶的校園環境增添了不少激情。任何一個垂頭喪氣,耷拉著書包的學子一看見宇宙哥,都會變得興致勃勃,仿佛找到了生命的依托。你看他不可一世的樣子,仿佛真的變成了宇宙之神,哇,就像宙斯一樣!然后快到上課的時候,他總要大叫一聲:統治全宇宙,實現宇宙人民共同富裕!全校師生無一不識宇宙哥。后來校長找我們班主任談話,宇宙哥的陣地由操場轉向我們班走廊,后來又轉到男廁所附近,有男生回來抱著頭說:“聽到他聲音就屙不出尿了?!庇钪娓缬卸螘r間坐在我后面,那個時候我不跟任何人講話,但宇宙哥太熱情了,他總是想辦法拉近距離,他還叫我小名:“小彤?!蔽殷@訝地轉過身去,他和藹地看著我說:“借一支筆?!焙髞砦覀兙褪煜ち?,我看到同學們暗地里嘲諷他,后來這種嘲諷由暗到明,令我起了憐憫之心,我覺得我們是同類人。有一次下課,我很認真地問他:“你要怎么統治全宇宙哇?”他目光炯炯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長地說:要統治全宇宙,首先統治文科班,統治高三4班?!叭缓竽??”“統治完文科班,再統治理科班,要一步一步來?!庇钪娓绲念^微微向下,像在哲思。我忍不住問了一句:“你真的相信它能夠實現嗎?”宇宙哥毫不猶豫地回答:“當然?!彼淖孕潘查g感染了我,我開始思考世界上的事情并非絕無可能。宇宙哥后來又對我說,一統世界是遲早的事,現在已經有聯合國了不是嗎?有了聯合國自然下一步就是統一全世界,再下一步就是全宇宙。我在思考人類有沒有一致對外的可能性,如果外星人入侵或者人類遇到什么滅絕性的災難的話也許有,但宇宙哥要統治的是全宇宙,全宇宙是什么概念?我不知道。宇宙哥既然要實現理想,自然要先把自己的思想書寫下來。如果你看到他在教材上的筆記,你一定會瘋掉。他的字大小不一,有些字大的可怕,爪子長長,像蜘蛛一樣,霸占了書本的大部分。那些后來擠進來的字,由于空間有限,過長的腳從空白的地方硬塞入教材上的小字之間,或者粗暴地斜踩在小字頭上。他下的筆還特別重,有個成語叫什么?力透紙背?總之每張紙都是變形的和駝背的。所以他的書本被糟蹋得面容枯槁,猥瑣不堪。他的語文作文永遠跑題,因為他永遠在舒展自己的宇宙夢,當時很多人還搶著看,我也跑去看了。我們都以為是一片科幻小說,后來發現是一篇政治宣言。如果是一篇慷慨激昂獨樹一幟的言論也好,但看來看去不過是他平常講的那幾句宣言“統治全宇宙,實現宇宙人民共同富?!钡膯舭?。宇宙哥為了統治高三4班,自告奮勇地當了英語科代表,他的口音是不敢恭維的,極權主義的嗓音甚至把全班都帶偏了。后來四班人民怨聲載道,一腳把獨裁者踹下臺。我記得他當時說了一句:沒事,水晶音拖得長長的,然后擺擺手眼睛笑成兩條曲線,那時我覺得他很孤獨。再后來,我也不站在宇宙哥這邊了,因為他實在太吵了,他在我后面讀書,比如遇到“聯合國”“宇宙”“主席”等字眼的時候他會突然大聲,嚇我一大跳,耳朵整天嗡嗡嗡的。宇宙哥在班里的朋友很少,有一位是坐在教室最后排的滿臉痘痘的男生,他跟宇宙哥永遠是教室最后一個走。但痘男不一樣,痘男在看一些同齡人看不懂的書,比如《維特根斯坦文集》。他習慣低頭看腳,如果他抬頭看向黑板時,他的眼睛如同從紅色凹凸不平的廢墟中爬出來的人,怔怔地反著光,有點恐怖了。痘男的爺爺是個道士,他相信巫術,說親眼看到過某個婦女在一個臉盆里洗完臉之后臉就沒了,他說的很多話我們都信。痘男跟宇宙哥是塑料友誼,他一邊跟宇宙哥勾肩搭背,搞得跟幾十年的兄弟一樣,一邊背地里笑話宇宙哥。 突然有一天他路過我的桌子,停了下來,說:你覺得宇宙哥這種人以后會怎樣?我說:應該努力實現他的夢想吧!他神神秘秘地湊在我耳朵邊說:“我覺得他是下一個希特勒?!币环N預感讓我和痘男不約而同地望向操場的宇宙哥,同學們踢足球,足球飛到宇宙哥腳下,宇宙哥站了起來,使出經典姿勢——叉腰挺胸,向后揚起右腿,用盡最大的力量一踢,他的鞋跟球一起飛到空中,揚起兩條弧線,笑聲像雨點一樣砸到他頭上,宇宙哥拍拍手,也不生氣,微笑著去撿鞋,他的側臉凌厲,像上帝。宇宙哥后來沒有得到他應有的賞識,他考了一個二b大學。從此杳無音信,但他留在了我深刻的記憶當中。人人都把宇宙哥當成笑話,可我不這么認為,宇宙哥是我見過的對理想最為忠貞的人,無論誰放棄理想,宇宙哥都學不會放棄。他總是滿懷希望,胸懷天下。

    2020-08-17 21:01:35 作者:蔡欣彤 來源:青年作家
    • 0
    • 91
  • 為欺而生

    黑暗中出現了一個小白點,白點的兩端延伸出了細線,然后細線又慢慢地向上下開始兩端擴張,一片白色占據了我的視線,幾秒后,模糊的視線變清晰了,白色的畫面是記憶中不曾見過的天花板。我在哪?我伸出了手,摸到了玻璃一樣的光滑的墻壁。我在睡眠艙?我說:“打開!”透明的曲面墻壁開始向上移動,我坐了起來,仔細地環顧周圍的一切。白色的墻、白色的桌子、白色的機器人、白色的床,就連我身上穿的衣服也是白色的。視線中有種說不出的異樣感,我是睡了很久?不過單憑這些所看到的,我推斷出,此刻我是在醫院里了?!?02號病房患者已蘇醒,現在開始呼叫醫生?!闭驹谖遗赃呎f話的是一個有著八個機械臂和45寸顯示屏的機器人,我還能從它的屏幕上看到“正在呼叫中”的字樣。我閉上眼睛開始回想,繁華的街道、密集的人流、女友的笑臉、從天而飛來的飛船、爆炸、火焰、流淌的紅、逐漸模糊的黑……嗡!一陣響聲把我從畫面里拉了出來。一個想法涌現了出來,我和女友遭遇意外了!“我女朋友林希呢?她沒事吧?”我緊張地詢問?!皩Σ黄?,暫無資料?!蹦闶鞘裁雌茽€??!情緒激動一番后,我開始冷靜地詢問其他有用的信息?!澳俏一杷硕嗑??”“對不起,暫無資料?!薄拔业奶皆L名單上有什么人?”“對不起,暫無資料?!薄霸趺词裁炊紱]有?我不是在這里住院嗎!”“對不起,系統正在更新中,不便查閱資料?!薄安恍?,我要去問別人!”我做出要下床的姿勢?!皩Σ黄?,你不能下床?!睓C器人用它的八臂企圖阻撓我?!澳銤L開!”林希,千萬不要有事??!叮咚!身份識別成功,請進!一陣語音從門口那里傳來,然后門就像舊式電梯那樣,兩邊開始收開了。一位身穿白色衣服的中年男性走了進來,他應該就是我的主治醫生了?!搬t生,我女朋友林希怎樣了?”我急切地問?!胺判陌?,沒事,我已聯系她了,她在趕來的路上了?!甭牭胶?,我的心立刻平復了下來。她沒事,太好了!啪啪!突然響起了敲門聲“何笙!是我!林希!”叮咚!有訪客!醫生說:“開門!”身份識別成功,請進。門一開,林希就飛奔地跑到了我的床邊,緊緊地把我摟住,她的身后還有她的父母?!疤昧?,你終于醒了?!彼f話時,熱淚不時地滴落到我脖子上。我的眼睛開始模糊起來,我說:“讓你久等了,我回來了?!薄拔覀兓丶?!立刻回家!”后來,我得知我原來已昏迷好幾個月了。醒來幾天后,醫生說我身體狀況良好,就讓我出院回家了,他還給了我一個手表電話,說是會定時監測我的身體數據,并發送給醫院。還有,據說是醫院里的機器人會定期幫我做身體運動,活動我的關節與肌肉,所以這幾個月里我并沒有肌肉萎縮的現象,現在很快就能下床行走了,就是身體還會有一種出奇的輕快感,想必是自己的體重輕減了許多的緣故吧。家里的話,什么都沒有變,依舊是熟悉的樣子,就是有點蒙塵,看得出是缺乏經常性的打掃了,沒有明顯的生活痕跡。想必我不在的時候,林希應該是過得很頹廢吧。而林希的話,可能是真的受了很大驚嚇吧?總感覺她變了許多,沒有像以前那樣注重打扮外表了,有時候還會看到她頂著亂糟糟的頭發在屋子里走動。但是她卻比以前更加地在乎我了,性格也溫順了許多,每天都要時刻依偎著我,圍著我轉。有一次半夜,我去廁所方便的時候,她竟然醒來,然后滿屋子地找我!應該是過度緊張了,再過幾天應該會好的。我看了看手表,這個點應該吃飯了。我打開門,一眼就看到了林希?!澳阏驹趲T前干什么?”我疑惑地問?!皼]什么,我做完事,就在這里等你。對了!可以吃飯了?!薄傲窒?,我覺得你太焦慮了。放心吧,我不會再離開你的?!蔽翼槃輳乃蟊潮ё∷?,親吻她的耳垂。希望她能安心一點?!班培?,去吃飯吧?!薄啊覈纳裰?0號太空飛船已成功登陸銀河系深處的“超級地球”并正在降落點建立生活基地……”畫面的光是從桌子上的小球發出來的,而此時我和林希正在坐在桌子旁邊吃飯。所謂的超級地球是指那些環境與地球類似,但質量要大上好幾倍的行星。我看著墻壁上正浮現的畫面,不禁想起了以前學到過的科學知識。嗡!腦中又響起一陣響聲,每次一想起以前的事,我就很容易耳鳴、頭痛,看來我可能是留下后遺癥了。我捂著額頭,看向林希,免得她擔心我的病情??墒俏野l現,她正在停下碗筷,目光無神,一動也不動的?!傲窒?!林希!在想什么呢?”我一邊說,一邊搖著正在發呆的林希,不知道為什么,最近她都會經常發呆?!芭杜?!沒什么,我想點小事入神了?!闭f完,她便低下頭,開始吃飯?!皩α?,我們明天去一趟我娘家,讓我父母好好地看看你?!薄按_實了,出院好幾天了,是應該去看一下長輩們了?!备螞r,這兩老還愿意讓女兒等我這樣一個曾經的植物人呢。晚飯過后,林希就去洗碗了。而我就拿起了桌子上的小球跑去客廳里看電視?!按蜷_電視?!眽Ρ谏祥_始浮現畫面,也是剛才的新聞頻道?!跋聜€月,在西藏的珠穆朗瑪峰體育館將舉辦人類命運共同體成立100周年紀念晚會……”世界是普遍聯系的,沒有國家是孤立地發展的,現在的社會結構是很好地印證了幾個世紀前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我和林希也去看看吧,我們自己開飛船從廣州過去,應該不到半小時吧。我坐在沙發上,一邊思考一邊對準畫面上換臺標志的位置,用手在空中劃過,切換其他頻道?!敖裉煸缟?,我國與Y星正式簽訂外交條例,中國將成為地球首個與Y星建立外交關系的國家……”怎么還沒有我最喜歡的科技頻道?我不停地用手劃動搜索,直到出現科技頻道?!爸悄芊抡鏅C器人已上市數月,顧客反應熱烈,該產品運用大數據技術將人腦信息化為電腦信息……”大數據其實并不是單指龐大的數據,也包括其指對數據的處理方式,在某個范圍里對其所有信息進行專業化、有意義的處理,從而推算出較為精準、有用的分析結果。我們國家好像是2015年的時候提出發展的,如果沒有這個的話,應該就不會有那個幫我做肌肉鍛煉的機器人了,而現在的我可能還下不了床。林希洗完澡后,也走了過來和我一起看電視,她靜靜地依靠在我的旁邊,緊緊地抱住我的手臂,我能聞到她身上熟悉的洗發水香味,只是她沒有像以前那樣習慣性地和我搶電視頻道。這都多少天了!她還是沒有變回以前那個熟悉的她,現在的她總是有種莫名的陌生感。我忍不住玩味地說:“何太太??!你現在是不是有點太溫順、太乖巧了!”“怎么?何先生,你不喜歡?”她也用我一樣玩味的語氣地說,這一點她倒是沒變,還是那么配合我?!跋矚g是喜歡,但我不太習慣你待我那么寵?!彼檬峙牧宋业念^一下地說:“要求真多!你信不信我像以前那樣每天都來搶你電視看,早點洗澡睡覺吧!明天還要去我爸媽家,我先回房啦!”說完,她就起身走回臥室了。應該是我多慮了!她還是她!我關掉電視后,聽話地走去洗澡了?;氐脚P室時,林希已經蓋上被子睡覺了。我爬上床,躺倒她的身邊,看了看林希一眼,發現她居然在睜著眼睛!而且眼睛里是那一種毫無靈魂、毫無生氣的眼神。我用手在她的臉上比劃了幾下,她全無反應,我的手特意地靠近了她的鼻子,能明顯地感受到她的鼻息。夢游?夢游是一般是發生在兒童身上的,在成人身上的話,第一可能是家族性遺傳病,但我確定林??隙ú皇沁@種。第二的話,是由于白天時候人的過度緊張與焦慮所導致的,看來林希應該還是沒放松下來,讓自己的精神出現了點問題,明天去問一下林希的父母吧,我不在的期間,他們對林希了解比較多。我伸出手去摸她的頭,夢游是一種深度睡眠后才會有的行為,雖說叫醒她不會對她造成什么不良影響,但是還是不要打擾她好了。我用手合上了林希的眼睛后,自己也躺下,開始睡覺。然而,在何笙睡后不久,林希又睜開了眼睛,里面依舊是那種毫無靈魂、毫無生氣的眼神。第二天,我們早早地就去林希父母家拜訪了。伯母依舊是那么熱情,炒了一桌子的菜。反倒是伯父就顯得冷淡了許多,以前總會在飯桌上和我談天說地的,而今天的他就安靜地有點奇怪,是因為有過要放棄我的念頭,所以在愧疚?是覺得我身體可能變差了,有后遺癥了,所以擔憂林希的未來?還是在照顧我的精神,不讓我思考太多?又或者是他物色到了更好的人選,想撮合他和林希?一時間,很多種想法充斥著我的頭腦。嗡!不行!想太多了,我又頭痛耳鳴了。為什么伯父會這樣?林??赡苤傈c什么吧?我看向林希,想用眼神示意一下她。但發現林希又在發呆了,目光空洞無神的樣子。我說:“林希!林希!你怎么又開始發呆!你是不是精神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我聲音過大了?這時我注意到伯父伯母露出滿臉驚異的神情,他們看了我,又看了看林希,接著又互相看了一眼彼此,眼神游離不定,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難道林希真的是有???而且病得很嚴重?伯父伯母也知道了?林希反應過來:“呀!我又出神了,沒事,沒事,可能我就是累了?!焙孟袷枪室鉃榱搜谏w剛才奇怪的反應,沉默的伯父開口問林希:“林希,你們最近兩個過得還好嗎?特別是何笙,他有什么不適應的地方嗎?”說話時,眼睛還下意識地瞟了我幾下,透露出某種小心翼翼。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想問我的身體狀況,為什么不直接問我?“沒事!我們過得很好,何笙身體也恢復得很好!我覺得我們比以前更相愛”林?;卮鸬??!班培?,林希變得溫柔很多,我們現在整天都黏在一起呢?!薄芭杜?!那就好!那就好!”談話開了頭,后面吃飯的氣氛慢慢地好了許多,沒有先前的拘束感,伯父伯母還堅持要求我們留宿過夜。晚飯過后,我們全部人一起呆在客廳里看新聞報道“我們的機器人是根據模仿對象而量身定做的,各項數據與真人都是高度相近的,當然我們還在試驗階段,所以機器人會經常出現點小狀況,比如說停機之類的……”此刻的我無心鉆研新聞的內容,因為我在想著林希。去找伯母問個清楚?可是看剛才的情況,應該不行!伯父說:“何笙,你跟我出來一下,我有點事和你說說?!边?!難道是要告訴我林希的事?我跟在伯父的后面,和他一起走到陽臺?!澳阋院竺恐芏紟Я窒_^來我們家?!薄班培?,好,林希會很樂意的?!睂λ牟∏閼摃悬c幫助吧?!皼]其他事了,你回里面去吧?!边@就結束了?“對了,伯父,我感覺林希有點奇奇怪怪的,你說她會不會是緊張過度,影響神志了?”“有嗎?你多心了,我們做父母的沒察覺到什么奇怪的地方?!薄暗麜駝偛拍菢咏洺0l呆,晚上還會夢游,還有……”“好了好了,你有種亂想的閑心,不如多陪陪她,就算她真的是有點問題,你以為她這樣子是誰造成的?”看來我是踩雷了,惹伯父生氣了,還是先走為妙?!澳俏椰F在就回去里面?!蔽肄D身回頭,留意到墻邊有個影子。我剛要走近時,影子就消失了。有人在偷聽?看來我是對的,事情沒那么簡單,他們到底在隱瞞什么?我在走回客廳時,經過伯父的房間時,我看到了門沒關?;蛟S我能找到什么?我偷偷地進入房間,我掃視了房間一番。桌上的一本藍色的冊子很快地吸引了我的注意,這明艷色彩,頗有考究的風格,明顯與房間格格不入。盡管上面有指紋鎖,但封面金色的字樣格外地醒目。智能仿真機器人使用手冊!我點開手表上的按鈕,搜索仿真機器人相關的資料?!话銠C器人主要是為了服務民眾才誕生的,它們的系統會根據服務對象的喜好,做出令顧客滿意的言行……但我們的仿真機器人不同,它完全根據模仿對象的思考模式進行行動……它是為了模仿與欺騙而生……不僅是在欺騙他人,也是在欺騙它們自己……一瞬間,許多畫面我腦中不斷地涌現。蒙塵的房間、林希的異樣、新聞、機器人、夢游、發呆、伯父,這些畫面在我腦中不斷地切換,切換,切換,仿佛都在告訴我一個事實。林希不在了。林希是機器人!林希死了!林希死了!嗡!一陣響聲想起,帶來了黑色,吞沒了聲音,也吞沒了世界。過了一會,林希的父母走進了臥室?!笆遣皇菦]電了?”“應該不是,可能是新聞上說的小狀況,畢竟是試驗品。想不到,機器可以模仿得那么相像?!薄安贿^,剛才嚇死我了,它居然正在吃飯的時候,就無緣無故地不動了。林希也是,突然就跟著發呆了?!薄澳菓撌橇窒T谧晕冶Wo吧,可能在他們家里出現過很多次吧,可憐的傻孩子?!薄八前l現了嗎?”“嗯嗯,我看了看我的手表,發現它正在瀏覽仿真機器人的資料,唉!怪我沒有關好門?!薄暗鹊竭@個機器改進了,相信就可以代替我們好好照顧林希下輩子了”“我們也是沒辦法,林希一直不肯接受何笙去世的事實,每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薄俺矛F在方便,我幫它充一下電吧,不然就要等下一周了?!薄班培?,你去吧,我看看使用手冊上哪里有重啟的方法,還有刪除記錄的方法?!眱晌焕先嗣η懊?,而只有何笙正在呆呆地站著,臉上滿是驚恐的神情,一滴淚水還停留在眼角下,沒有向下滴落。

    2020-08-08 22:31:38 作者:何金昊 來源:青年作家
    • 0
    • 2310
  • 懷表(征文)

    在這個星球里,每個人都會擁有一個懷表。剛出生的孩子們會由他們的父母準備一個新的懷表,跟他們的生命進行綁定。每一個懷表都是獨一無二的,這既是他的身份證明,也會是他的魔法道具:用自己的懷表進行一些操作,那會發生不一樣的事情??上У氖?,擁有能力的懷表只占到總人數的5%。華特就讀于國內一所重點大學。他坐在書桌前,上面放著一本攤開的筆記本。他把筆別在耳后,右手把玩著自己的懷表,端詳著。暗金色的外殼,上面盤著家族的花紋,綻放著的玫瑰被雕刻在上面。打開來是一個表盤,像普通的懷表那樣,秒針快速奔跑,指針和分針有序的轉動。底下是華特現在的模樣,以及一個魔法紋樣:他的懷表能力是可以將其他平行世界中自己的成果,轉到這個時空,即有懷表的華特是主時空。和其他人不一樣的是,他上大學的時候才擁有自己的懷表,并且被告知自己的懷表是擁有能力的?!罢O,為什么媽媽不讓我用這個能力呢?”他撐著下巴,扭頭對他坐在他隔壁的舍友蒙西說。蒙西抓著筆桿,筆尖正在摩擦著紙張,他頭也不抬的說:“那就聽你媽媽的吧,大人在這方面總是有他們的道理?!薄笆菃帷比A特一邊應著,一邊雙手擺弄那個懷表。他的右手摸到一個凸起的機關,他摁下那個按鈕。懷表的底盤突然掉落在地,發出清脆的響聲,引得其他幾位舍友紛紛看向他。他連忙彎下身子撿起暗金色的底盤,同時伸出一只手向上,連忙擺動,“沒事沒事,對不起大家?!钡葥炱饋?,準備安回去時,華特看到了底盤的內部,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那里面藏著一個魔法陣,陣中心寫著:把一根手指放在上面,同時默念你的愿望,他就會實現。這就像是童話中寫的阿拉丁神燈??!雖然華特是個大學生了,可誰還沒有個童話夢呢?這還是他第一次使用呢。好奇心驅使他按照說明上的做,心里想的是:如果我的語言課筆記能自己寫滿就好了!一陣幽幽的魔法光芒亮起,但在開著燈的宿舍里并不明顯。華特看著桌上只寫了兩行的筆記,露出星星眼,滿懷期待地想看到滿滿的筆記。然而幾分鐘過去了,什么也沒發生。華特頓感無趣,拿起手機就開始玩了起來。在他雙眼緊盯著那幾寸屏幕,沉浸于緊張又刺激的游戲中時,渾然不知桌上的筆記本正慢慢的出現字跡,上面的內容正是華特許下的。等華特玩完游戲,低頭一瞧,差點把手機摔地上。他詫異地想:居然真的實現了!嘗到甜頭的華特,便把媽媽的告誡忘到一邊去了,常常使用懷表的能力。無論是做筆記、上課,甚至是考試,他都使用懷表,將其他平行世界中自己的成果原封不動的用在這個世界上。一晃就是十年過去,在這期間里,華特以優異的成績在大學畢業,并順利保研至重點高校,并在讀研期間上交了好幾篇引起較大轟動的論文……可以說華特自使用懷表后,一直順風順水,目前正在國企當領導人員,可謂是年輕有為。但是能量是守恒的,被他搬走使用的那個時空,也就失去了那樣東西。即本來是認真做好筆記的“華特”,在上交筆記作業時,紙上一片空白,被老師責罵;本來辛辛苦苦寫了優秀論文的“華特”目前正面臨延畢的問題……且由于是“自己偷自己”,他的知識儲備也還是那樣。他害了每個時空的自己,卻并不自知。平行世界的發展時間也是平行的,他把能發展出優秀分支的時空的“華特”都毀了,他能偷的也越來越少。使用能力的媒介都各有不同,跟空間能力掛鉤的一般都是以消耗生命為主。于是華特年紀輕輕,就出了老態。剛開始時,是大學舍友蒙西發現的。華特使用能力“學習”,自己跑去午覺了,剛下床就被身旁的蒙西指著頭發,他驚訝的說:“你有好多白頭發啊?!甭牭竭@話,華特摸了摸頭發,“是嗎?”蒙西拿起手機拍了一張給他看,黑夜中一小撮光亮露了出來。要知道,他這才使用了能力兩星期。華特用壓力過大這個借口敷衍了過去,背地里悄悄搜索附近的理發店,打算去把頭發染黑。他沒有告訴媽媽這件事。如今,他已經不知道辦了多少張美容院、理發店的會員卡了,可還是阻止不了衰老的速度。他就像是在吸毒,明知有害卻無法停止。外貌上的華特依舊年輕,可懷表中的華特已漸漸衰老。華特事業有成、家庭美滿,但這都是他的嗎?談戀愛時,他的妻子杰西卡在他看來就像是對著空氣在說話、在微笑,因為他借來了認識杰西卡的“華特”的對話;做項目時,他借來了同樣工作的“華特”的選擇。但在45歲的時候,他突然覺得身體不舒服,去到醫院檢查,醫生說他的器官工作能力驟減,壽命不長了。那一刻,仿佛天塌了。他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么快??粗呀洺砂祷疑膽驯硗鈿?,以及懷表內白發蒼蒼、皺皺巴巴的老化特,他開始尋找歪主意,他覺得要用魔法對付魔法!他在家里的書房翻出一本古籍,在里面找到一個方法:占據別人的懷表,最好是新生兒。華特想到了杰西卡正巧懷著身孕,于是他向公司申請休年假,打算好好“呵護”這個孩子,這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在年假還剩下一半時間時,杰西卡順利生下了女兒。華特沒打算給她取名字,反正他已經準備好互換懷表了。他站在刻著魔法陣的石碑前,懷里抱著他剛出生沒多久的孩子,為他的孩子生成懷表。在新生懷表即將生成時,他快速念出一串咒語,只要這步成了,他就可以“重生”!暗金色和藍色的光芒撞在一起,他感覺到身體越來越輕盈,華特的臉上寫滿了瘋狂和喜悅。但下一刻,他被卷入進石碑里,無法逃離。失去懷抱的孩子,在快摔到地上的時候,被一雙蒼老的手接住了——是妮娜,華特的媽媽。她冷眼看著石碑里的華特,“你跟你的爸爸一樣瘋狂,華特?!蹦菽鹊鸵髦@熟悉的咒語,讓原本的儀式完成,靈魂狀的華特被吸進了他女兒的懷表中,一如當初。新生兒的懷表上出現了一朵綻放的金玫瑰,妮娜低頭親了親她的孫女,“希望你可以健康長大,可憐的蘇西?!睅啄旰?,蘇西家里的電視正播著新聞聯播,一條報道讓她好奇:“媽媽,有專家研究說,懷表的能力是可以遺傳的!媽媽媽媽,你和爸爸的能力是什么呀?那我呢?”正在收拾桌子的杰西卡和坐在沙發上的妮娜對視一眼,她們的眼中都有著擔憂。妮娜敷衍了過去,“別煩你媽媽,你的能力等你上大學就知道啦!”當蘇西要前往大學的時候,她的媽媽杰西卡才把懷表交到她手里,“蘇西,你的能力很危險,媽媽希望你不要使用?!碧K西乖巧地點點頭,把懷表放進書包的暗格里,然后拉著行李上了火車,從窗那邊探出頭:“奶奶、媽媽再見?!被疖嚢l動時,杰西卡突然不放心地大喊:“蘇西!每周都要跟我視頻!媽媽要看看你的懷表!”蘇西沒有回應,但用手機發來了一條訊息:“沒問題,媽媽?!迸畠旱碾x別讓杰西卡很不舍,她不安地對妮娜說:“媽媽,你說,蘇西會像華特那樣嗎?!蹦菽任兆∷氖?,“不會的,孩子。蘇西她比華特乖得多。不會的?!彼参康?。妮娜看著火車駛動的方向,出了神,她佇立的身影漸漸與當初送華特上學的身影重合。注:組別:大學組所在學校:華南農業大學 作者:陳嘉美

    2020-07-31 23:50:41 作者:陳嘉美
    • 0
    • 2188
  • 夏日有蟬鳴(征文)

     蟬已經叫過一個夏天。 遇見夏嬋是在這個蟬鳴的夏日,淡淡的涼意散開,我抬頭看見一輪紅日邊淡淡的流云。 夏嬋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                                  初遇 我站在路邊,腳底感受著滾燙的地板,有些不自在地稍微挪挪身子。 已經漸漸有夏天的味道,我想。 肩上的黑色背包裝著我要回家復習的十幾本資料,壓在我的肩頭,像是一片烏云般沉甸甸的。我把背包往上提一提,往公交站臺走去。 模糊間一個黑影直直地撞到我的背包,害得我往前踉蹌兩步。 我眨眨眼,疑惑地看著這個黑影,原來是一個長頭發的女孩子,也穿著校服背著一個帆布包。 “請,請問,你有沒有多余的零錢?”她氣喘吁吁,說完后又立刻漲紅臉,一雙黑亮的眼睛帶著忐忑。 這不是你過來撞我的理由吧。我暗暗吐槽道,手上卻拿出兩個硬幣?!澳闶侨站的嗎?”我隨口一問。 “對的對的,你是去補習的嗎?”她的眼睛一下子亮起來。 我點點頭,不欲多言,轉頭看見那一輛藍色大巴開過來,連忙擺了擺手,就想要上車。上了車以后,我尋了個位置坐下,就感覺自己旁邊也有個人落座。 我抬眼看了看她,把背包抱到懷里,下巴輕輕擱在背包上,懶洋洋地望向了窗外。 陽光有些刺眼,路上的行人慢慢走動,身后影子拖長拖長,模糊的視線中看見電線桿上的鳥兒噌的一下飛上了天空。 飛上了蒼白的天空,飛上了滾滾紅日,飛上了我所眺望不到的遠方。 我閉上了眼睛,把頭靠在冰涼的窗上。 我隱隱感覺會再次遇見她。 “這是新來的補習班學員夏嬋,大家歡迎?!毖a習老師溫柔地說道,帶著新學員在班上走了一圈,路過我的桌子的時候,用手狠狠地敲了一下桌面。 大家哄笑起來。 我瞬間清醒,從椅子上彈起來,規規矩矩保持坐姿端正。 新學員?我有點困惑,下一秒便看見老師身后的她朝我示意一笑。 是她。我沒有很驚訝,只是又覺得很困。靜靜地坐了一會兒,看見老師走回了講臺,她坐到了我后面的空位上,發出聲響,然后又是整理書本的聲音。 聲音停了,老師拿出書本開始講課。老師的聲音和粉筆落在黑板上擦擦的落粉聲,用伴隨著窗外模糊的蟬鳴,混合在一起從撲面而來的空調涼氣中走來,我拿著書聽見周圍寫筆記筆畫在紙上的聲音。 一切是這樣的和諧。 我用手托著腮,忽然感覺到后面被人用筆戳了一下,一時有些不能確定,把椅子往前挪了挪,又開始聽課。 過了一會兒,兩張一塊錢艱難地被一只手遞到了我的面前,還在不停地顫抖,有些滑稽。 我接過錢,不僅微笑一下,覺得有些好玩。把兩塊錢塞進了自己的口袋,隨手寫了一張紙條,洋洋灑灑寫上倆個大字謝謝,想想又把紙條折起來放回了抽屜里。 好像不是很熟。 只是沒有想到的是,下課之后,她主動叫住我。 “同學,你好?!?nbsp;“嗯?” “我叫夏嬋,你叫什么?” 我剛剛把書塞進包里,把包甩在自己的背后,聽到她的話不免有些詫異,轉頭來盯了她一會兒。 她看上去好像有些緊張局促,緊緊地抓著自己手上的筆。 “我叫秦一,一起走嗎?”我忍不住笑了,主動伸出了我的手。 這就是我和她相遇的起點。    這一年  夏嬋是個害羞姑娘,笑起來像一束陽光一樣,很暖,還會露出一口漂亮的牙齒。我時常覺得很疑惑,老天既然生出了我這樣的姑娘,又為什么要創造出夏嬋這樣的可愛姑娘。     “k中,原來你也是那里的?!蔽译p手捧著臉,毫不掩飾我的驚訝與1點點微妙的開心?!澳闶悄膫€班的?” “嗯,是b班的?!彼B忙點點頭,黑亮的眼睛露出笑意,似乎也非常開心。 我當真是喜歡極了她的笑容,趁她不注意惡意地伸出手掐了一把她的臉蛋。她氣得瞪了我一眼,但也沒有說什么。 我不免心中感慨,怎么會有性格這么可愛的小姑娘?幸好姑娘遇見了我,不然也不知道會被誰欺負呢?  就這樣,初三那整整一年,我認識了一個新朋友夏嬋,在夏日最炎熱蟬鳴最響亮的時候。我認識了她。 “夏嬋夏嬋?!蔽遗d奮地朝她揮手,揚起了一個大大的笑容,從高高的樓梯上一下子跳下去。周圍的人嚇了一跳,連忙叫我小心。 “你在干嘛呢!”旁邊人問道。 “看見那個可愛姑娘沒?和兔子一樣的可愛姑娘,是夏嬋,那個夏嬋?!蔽业靡獾叵蛑車娜遂乓?,驕傲得想跳起來,抬起下巴往他們那里瞟了一眼,然后積極地往夏嬋那里跑過去。 “就是秦一的朋友夏嬋啊?!迸赃叺娜艘残?。 夏嬋看到我就停住了腳步,露出羞澀的笑容,朝我揮手示意。 “秦一,你在這里?” “對呀,我來找你?!?nbsp;夏嬋開心起來,唇角揚起又被她強行壓下,但是表面上卻矜持地點點頭,步子也輕快了些。 我站在她的旁邊,撲哧一聲笑了。 這是我的夏嬋。 “這個函數你會解嗎?”我躺在她的身邊,柔軟的草坪讓我有一點倦意,手上拿著一本練習冊。 夏嬋拍拍我的臉,一臉無奈?!扒匾唤憬隳憧烧J真點吧,這道題你可是做過的呀,而且寫對了?!?nbsp;我無聲地笑了一下。 這一年,我的記憶里全是她的笑容和那漫天遍野的草地。        夏日結束 不知不覺中初三這一年過去,我明白,無論這個夏日再長,也終將結束,回首再見,轉身再不見。 “感謝各位這一年來的陪伴,我們這個補習班終將解散?!毖a習班的老師最后給我們發下來資料時說。 “三年已滿,各位將要進入另一個三年,迎接青春的最后一場宴席?!睂W校里的班主任如是說。 我端端正正地坐在座位上,有些安靜。教室外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摻雜了幾聲尖叫。黃昏早已到來,緩緩將大地覆蓋,金色的流云在天邊徘徊不定。 桌上,抽屜里,椅子邊,堆積著一沓沓紙邊有些泛黃的試卷,微弱的光線折射著空氣中上下浮沉的灰塵,淡淡的光芒仿佛進入了我的眼睛。 我慢慢站起來。我提起我的行李和背包,看著那一沓沓的試卷沒入黑色的垃圾桶中,發出沉悶的聲音。我有一些沉悶。 一個人站在我的身后,我眨眨眼睛很快轉身。果然,是夏嬋。 夏嬋目不轉睛看我,見我回頭,與我對視,一雙清澈的眼睛泛起淡淡的波瀾。她輕輕地說:“秦一,我們走吧?!?nbsp;我說好。 “夏嬋可不可以抱抱我?”我有些苦惱地說,“我還真是有點難過?!?nbsp;夏嬋歪歪頭,似乎思考了一會兒,然后她搖搖頭,又點點頭?!拔也幌氡?,但是你可以抱我?!闭f完她張開了雙臂,笑盈盈地看著我。 我本來有些難過,聽到這里又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夏嬋。我聞到夏嬋身上清香的味道,就像是夏日里花花草草的清香,就像是我們第一天見面天空中流云的味道,就像我們這一年的友誼。 我還記得在學校里每天抬頭看著蒼白的燈光,低頭是密密麻麻的字跡與自己酸疼的手。我晃晃悠悠地寫著題,偶爾有飛蛾飛過時班上便一片雞飛狗跳,每次和夏嬋說起這件事,她都會覺得好玩。 我還記得上個夏日是遇見,直至這個夏日是離別,上個夏日是寂寞,這個夏日是滿足。 我還記得每天在學校里遇見夏嬋的時候,熟悉的容顏上是讓我親切的笑容。食堂里的飯香和空調涼氣結合在一起,門口的熱氣也偶爾飄進來,構成這個夏日的氣味。 “夏嬋,我上個夏日到這個夏日,最喜歡你?!蔽艺J真地說,“你是重要的?!?nbsp;夏嬋朝我眨眨眼睛,“你也是我的朋友?!?nbsp;我們相視一笑。 我和夏嬋,還會有下一個三年。 我和夏嬋,聽見這個夏日里叫了一個夏天的蟬鳴。 時光流逝,我依然會記得那個炎熱天氣里公交車站一頭撞到我的背包里的夏嬋,記得這一年。 每年夏日都有蟬鳴的,叫著叫著,帶來美好的遇見,帶來美麗的回憶,帶來校園里嘰嘰喳喳的聲音和我們。 它會深深鐫刻在我們的回憶中,成為夏日里的舊夢。初中組 廣東省東莞市南開實驗學校 作者秦景瑞

    2020-07-31 21:01:44 作者:
    • 0
    • 2393
  • 求雨——征文

    求雨     一年大旱,天剛蒙蒙亮,西村老老少少就早早餓著起身,村長組織他們去鄰村龍王廟求雨。聽鄰村的張仙人說是今天星運好,去龍王廟求雨特靈,幾個不愿意去的便也同意了。    西村本就在西江下游,一到旱季上游就截水,下游遍徹底干涸。往年到還好,旱季沒今年這么折磨人,西村村長侄子還能每日用板車從上游拉幾桶水來救急,作物和人也好吊著一口氣。    可今年那孩子和幾個同學打南邊坐火車走了,說是讀了幾年書不能就這么浪費了,老師叫他們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還說什么等以后發達了回來建設新農村,真是一通狗屁!    眼看夏初辛辛苦苦種的這些個作物成片倒下而上游村子的卻還勉強立著,西村村民就更不是滋味了,又熱又餓,有的婦人更是眼紅得口無遮攔,什么臟話都吐向了村長,怪當初村長他爸搬村選址沒選好;怪村長家里沒點教道,出個這么個“不顧大局”白眼狼侄子;還有怪張仙人作怪施法奪了西村的“水命”的。但沒誰愿意站出來,拖著板車,走那幾十里路打水。    怎么說都好,他們最終還是信了村長和張仙人的話,抱著最后一絲希望,去求雨。全村人浩浩蕩蕩向上游走去,龍王廟來了不下五六撥人,魚貫而入毫無秩序可言,張仙人忙著找供銷社進香火恰好不在廟里,小小的廟堂實在是擠不下了,又沒見著張仙人,破廟又不通風天氣還熱,人群開始躁動了,最后西村村長提議,村長和書記留下先求雨,其他人出去等著。這下大家又如潑出的熱油一般,與滿地黃土混雜一起沸騰翻涌著出了廟前的小院子,還夾雜著上游和下游的吵架聲、小孩的哭聲、瓶瓶罐罐碰撞的翁翁聲??諝庖恢痹陝又?。    張仙人總算回來了,滿長衫汗占上塵土活像廟堂上滿身泥垢的龍王,見不著丁點仙氣。幾個村長合計著隨了香火錢,把剛從供銷社買來的,去年西村村長賣給供銷社的香買了下來。張仙人又說要全部人一起祈禱才會更靈,得讓外面的群眾參與進來,各個書記村長紛紛點頭稱贊張仙人好法力好眼力。隨后一村長趕忙要來學校用來上科學課教聲學課程的擴音器,也就是個減掉尖的紙糊錐子。這玩意還是戴高帽開批斗那時候遺留下來的。    求雨終于要開始了,正當張仙人吸氣瞪目準備施法時,人群外傳來了一句臟話,眾人回頭一看,呵,是個學生。正怒氣沖沖左手揣著腰右手拿著課本指著張仙人破口大罵。哦,是那個什么科學老師的兒子吧?他媽不是難產死的嗎?好像是張仙人做的法式吧,求平安啥的,死了娘心里委屈也難怪……    議論聲打斷了張仙人的施法,搞得他有點生氣,他哪里記得什么老師什么難產,他名聲在外成天有人找他做法事,他哪記得那么多哦。他只記得哪家給的紅包多,這個倒是有個本子記著,方便他“結善緣”。也不好和學生對罵,有損他形象,于是張仙人硬是說這學生破了他的求雨陣法,把大家好不容易聚集的真氣都打散了,讓人把他趕出去。    學生哪里見過這陣仗,學生只知道科學什么么,迷信又是什么,但學生不明白為什么村長明明知道那是迷信卻還帶頭相信,因為他爸沒教他,人之所以相信不是因為正確與否,而是是否更符合自己的利益。學生不知道人原來可以這么自私怕事。人群開始責罵學生,開始向學生擠來,學生想說些揭穿張仙人的話,卻只哽在喉嚨里吐不出來。好在他爸來了,躬著身,拖著學生灰溜溜的擠出了廟前的充斥世上最惡毒語言的人堆,老師只回給那群人一種看死物般無情與冷淡的眼神。的確那晚上老師請了張仙人,但是老師那時候是真的絕望了。請不起醫生,他親手害死了妻子。    求雨終于能繼續了。整整一天,張仙人很累但快樂,想著拿著辛苦費和香火錢離開這個鬼地方,找個雨水充足的地方繼續他的生涯。村民們也很快樂,因為他們多多少少對明天又有了希望。孩子們也很快樂,因為除了過年,他們沒這么玩瘋過。只有村干部們和老師學生們知道這樣沒有用,但村干部想著這問題拖一天是一天,老師和學生們卻早已不再對這群信徒抱有希望,如果有什么他們從中學到的,也許只有“像燒一柱香一樣把舊世界燒掉才能把雨求來”這解題思路。    張仙人打算緩幾日再走,東西都收拾妥當,車夫也找好了。明天還有香火錢能收,是祈禱高升的,聽說還是個富貴人家,嘖嘖嘖。張仙人心里美的。張仙人做完這一單應該就動身離開西江了。    雨果然沒來,西村是這樣,上游也是,鄰村也是,大家都又沒有水了。結果三三兩兩攜著各自村長,都到龍王廟找張仙人要說法了,一開始還有村長安慰再等幾天,可人多起來了,這和氣聲就越來越少了。張仙人一開始還念念有詞什么東氣已來只待良辰,什么大氣回溯上升。后來車夫從人群后面吆喝了一句,張仙人該出發咯!好家伙,這下可亂了套,平日里以一敵百的張仙人變得不堪一擊,抱頭鼠竄。哪有什么劍氣什么飛檐走壁,被幾個村長護了起來,干部們一致請求什么理智,克制。最后這鬧劇不了了之,張仙人把貪的東西都吐了出來,幾位村長這才好面子沒好意思往縣里報,書記沒說話,也算是默認了。    這次張仙人真的走了,被車夫押解出了西江,滿身傷痕,活該如此。    可村民還是有氣在身,氣不過,索性說這龍王廟不靈,三兩下砸了燒了。那年幾乎沒有收成,大旱持續到了立冬,活活餓死好些個人,過了那年漸漸好些了。之后某年鄰村來了個打井師傅,在廟里打了口井,出了水,是口好井,便有老先生題字“龍王井”,意思是“求雨不用求,下桶,拉繩,水帶走?!?nbsp;   村長侄子那年沒餓死,倒也真出人頭地,回鄉見著那口龍王井,想起往年拉水的苦日子,索性在十里八鄉打了幾十口井,挖了幾塊水庫。從此西村人大旱再沒求過雨,也再沒見著什么張仙人。大學組華南師范大學譚志峰

    2020-07-31 20:45:33 作者:譚志峰
    • 0
    • 3326
  • 師范生(征文)

    《師范生》一、“各位尊敬的領導,各位親朋,各位來賓: 首先我代表……”張陽在老班主任的追悼會上,讀著自己為老班主任寫的悼詞。老班主任走了,走的時候還在念叨著自己的班級?!拔蚁胂扰c大家分享一個我與班主任的故事……”隨著自己聲音的落下,張陽又想起了那一件事。二、那是在某個周五的時候?!爱斘依蠋??你還不配!”徐嘉濤撂下這么一句話,摔門而去。張陽呆呆地望著門口,他不明白,自己究竟是說錯了什么還是做錯了什么,能讓一個學生說出自己不配做他的老師的話。上節課的時候,他在講《逍遙游》這篇文章。想著這屆學生已經高三了,便沒有深入講解,只是提了幾個??嫉淖衷~和語句理解,課堂上難免枯燥了幾分,加上近來的炎熱天氣,讓他也煩躁起來。這時,他突然發現底下的徐濤在低下頭去摸索著什么,雖然才剛教書不久,但根據老師們在辦公室討論的結果,若是一個學生無端在桌底下摸索,多半是在玩手機。于是他點了徐嘉濤的名字?!靶旒螡?,你干什么?”“沒干什么啊老師?!毙旒螡R上答了一句,同時還笑咪咪地望著他。張陽看到徐嘉濤笑了,頓時冒起一股無明火,指著徐嘉濤說:“沒干什么?沒干什么在桌底下玩那么久?我給面子給你你就這樣?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下面干什么,下課別回家先,先來我辦公室!”徐嘉濤眼睛微微睜大了一下,隨后又慢慢點了點頭??吹剿难凵?,張陽心里突然咯噔一下,“莫非自己錯怪他了?”但內心的焦躁仍是將這一點疑問蓋住了?!岸歼@時候了,怎么還玩手機?”他不解,雖然這節課相對于平時確實要煩躁一些,但學的內容對高考中的文言翻譯題仍是非常有用的,他不希望學生在這種基礎題上丟分?!罢f,你在桌底下干什么了?”“老師,我真沒干什么?”“沒干什么?沒干什么你在桌子底下偷偷摸摸干什么呢?不就是玩手機嗎?有什么不敢承認的?”“不是,我手機還在宿舍呢,不信你去搜!”“夠了!等我去了手機都被你那幫好兄弟拿了。誰沒做過學生?玩手機其實沒什么大不了的,但現在你是高三了,高三就要有高三的樣子,你整天在學校這樣搞,對得起你父母嗎?對得起你自己嗎……”“夠了!我對不對得起誰關你什么事?你先做好你自己吧!”徐嘉濤一臉不屑地說?!白鑫依蠋?,你還不配!”……三、張陽在樹蔭下走著,任由被茂密的樹葉切割過的陽光劃過自己。他要去醫院拜訪一下自己高中的老班主任,幾個月前老班主任因為食道癌而住院,自己接手了他的班級,老班主任要求他每個星期上完課后,都要跟他匯報一周的工作。不知道是陽光的問題還是因為上午的事,他忽然感到一絲疲倦。路上,他又一次問了自己那個問題:“為什么要回到這里當老師?”大學畢業后,他沒有前往大城市尋找工作,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鄉,一個四線城市的小縣城,在自己當年就讀過的高中當了一名語文老師。當年的同學都很奇怪:這么優秀的一個人,明明可以有更好的工作和生活,為什么要回到那個待了二十幾年的家鄉當老師呢?對此,他總是笑著說:“假如連我都不回去教書,還有誰愿意回去呢?”為了與學生拉近關系,他還特地把自己當年的校服翻找出來穿。每天的作息時間都安排得與學生一致,早上,他總是在教學樓開門前就到達了教學樓樓下,他知道,這個時候總有些樂意學習的學生在爭分奪秒的汲取知識,他也就盡己所能地上前去去為他們答疑解惑;晚上,他又總是在熄燈后過一會兒才離開學校,他知道,這個時候還不離開的學生多半是困在了解決難題的瓶頸處,需要他去教導。為此,學生和辦公室的老師們都給了他一個外號:“拼命三郎”??山裉斓氖虑閰s讓他莫名有了一種無力感:盡管自己在教學一方面可謂是得心應手,可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與學生的關系會鬧得如此僵,以至于自己會無計可施。他突然覺得自己挺委屈的,放著大城市的工作不去非得回這里被人罵不配為人師。他開始動搖了。四、“老師?!睆堦杽傔M門,發現老班主任還在床上看書,只是臉色略微顯得蒼白,也比他上次來的時候更瘦了,但一雙眼睛依舊有神。旁邊的臺上有個魚缸,幾只金魚在慢慢地吐著泡,卻不怎么游動。張陽瞥了一眼老班主任看的書?!啊督o教師的建議》?還真是放心不下啊……”張陽感慨。他還記得第一次來探望這位老先生時,他還偷偷從床底下掏出一小罐酒讓他陪他偷偷喝幾杯?!皼]想到幾個月不到的時間,老師已經這樣了?!彼幻庥行└袀??!皢?,來了?!崩习嘀魅芜@才注意他,“坐?!薄敖裉旄鷮W生吵架了?”“……您知道了呀?!睆堦柌幻庥行擂?,覺得自己辜負了老班主任的期待?!盎?,這有什么不知道的,全高三的人都知道了文科班有個挺牛的,敢頂撞‘拼命三郎’,還說他不配做他的老師?!薄袄蠋?,這……”張陽想解釋??珊卫蠋煵坏人f完,就打斷了他?!拔腋阏f吧。徐嘉濤呢,是我從高一就帶上來的。他的情況我是知道的。他家的情況有些特殊,幾年前,他父親因為一些事情去世了。他也就因為這個原因昏昏沉沉了挺久,甚至還輟學了兩年外出打工……咳……咳……咳”老班主任突然劇烈咳嗽起來,長時間的講話讓他感到一些不適?!袄蠋?,注意身體!”張陽關切道,他不愿老班主任因為自己的事情而操勞?!安淮蚓o!”老班主任擺擺手,接著道:“可能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平時沒多少人管他,導致他看起來確實跟個愣頭青似的……”“老師,但是……”張陽想說其實他并不是因為徐嘉濤平時的表現而批評他的,但老班主任沒給他這個機會,接著說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會因為他平時的一些表現而在課堂上批評他。我剛剛也跟他溝通過了,你們是因為手機的問題才吵起來的是吧?”“是,他在課上低著頭,手在柜桶里翻翻找找的,您說,這不是玩手機是什么?這都高三了,還在那分心,這不是耽擱人嗎?我放棄去大城市而回來教書,不是來受這氣的!不然我哪去不了?”張陽忍不住,說出了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他希望何老師能夠理解他,甚至支持他離開這里。他并不是一個小氣的人,但作為一個教師,被自己的學生說不配做自己的老師,確實讓他有種被侮辱的感覺。老班主任沉默了許久,張陽也沒有再說話。整個病房只有魚缸里的金魚在活動。老班主任把手上的書往張陽手上一塞,打破了沉默:“你還記得陶行知先生的那句話嗎?”“記得。學高為師,身正為范??墒抢蠋?,這……”張陽記得,這是老班主任在他回來后對他說的第一句話?!澳懵犖艺f?!辈坏葟堦栒f完,何老師就接上了話?!澳氵€記得你與別人說你回來教書是為了什么嗎?”“假如連我都不回去教書,還有誰愿意回去呢……”張陽仍舊是說出了這句話。但他卻沒有了往日的那種堅定。這句話,他從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的那一刻起就開始掛在嘴邊。他從高中起的愿望就是回到這里教書。這里有教學樓開門前讀書聲,有晚上教室熄燈后的月光,還有那晚讀時窗外的晚霞,很紅,很美,還會有人用筆戳著自己去看那彩云的形狀。他曾想讓更多人回到家鄉,和他一起為家鄉的教育事業而奮斗??僧斚碌淖约?,僅僅因為學生的一句話就動起了離開的念頭。他突然覺得羞愧難當……“張陽,其實我們當老師的,最關鍵的一點是要記得自己學生時代對老師的期待?!薄拔覀儗W生時代的時候不就是希望自己的老師能夠秋毫分明,教書有趣,能夠體諒學生嘛。學高為師,你的知識水平夠高你就有成為老師的潛質;身正為范,只有你一身正氣才能成為學生心目中的模范。這才是師范的意義!”老班主任正色道,他知道,讓眼前這個后生留在學校,幫學校提高教育質量,可能是他最后能為這座山城的教育做的事?!霸谔幚硇旒螡@件事情上,你確實犯了經驗主義的錯誤。但更重要的一點是,你沒有放下你名牌大學畢業生的身段。在教育行業,我們評價一位教師從來都不是看一個人的學歷如何,而是看他的學生如何。我把教育當成了一輩子的事業,在這座小鎮工作了幾十年……”王老師突然停下,喉結涌動,示意張陽往自己身前靠,沉聲說到:“方今天下,舍我其誰哉?”五、回去后,張陽收到了好幾條班里同學替徐嘉濤求情的信息,其中一條是他們班班長的一張截圖。是徐嘉濤的一條朋友圈:“在學校和張牙舞爪說了很重的的話,怎么辦?在線等挺急的……”黃昏下,他走在學校的路上,球場上還有學生在練習,遠處有好幾輛單車在并排騎著,有說有笑地討論著什么,前面還有好幾個學生一手提著飯盒一手拿著書在背著單詞。一道晚風吹來,沁人心脾。六、“我的老班主任就是這樣,他把一生都給了我們的教育事業。我還記得,他在大學畢業后與朋友的信件中有這么一句話:‘我下半輩子,就是和這群半大不小的孩子為伴了……’”大學組韶關學院賴育紅

    2020-07-31 12:48:14 作者:紙雨
    • 0
    • 2268
?